吴江哪有50吹一次的

来源:39健康网地区:伦理剧发布:2020-01-05

吴江哪有50吹一次的剧情介绍

《經濟學人》智庫最近發表2020年全球民主指數,香港排名較前一年急跌12位至第87位,只是比威權政治高一級。報告批評國安法損害香港政治自由及司法獨立。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表示,指數並未反映香港最新情況,國安法陰霾下民主派面對前所未有的艱難形勢,不過,民主黨仍然有至少15名黨員願意參選今年9月的立法會選舉。警方1-06國安法大搜捕53名民主派人士,星期三繼續獲准保釋,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表明,不會選擇流亡,寄語民主派思考如何重整。
香港警方國安處今年1月6日清晨,突然動員超過1千名警力進行大搜捕,拘捕最少53名與去年民主派35+初選有關的人士,包括香港大學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、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諾軒,以及多名抗爭派區議員,指控他們涉嫌顛覆中國國家政權,是國安法實施超過半年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拘捕行動。
被捕的民主派人士星期三(2月10日)到警署報到,繼續獲准保釋,暫時未有人被正式起訴。
區諾軒上星期一(2月1日)接受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訪問表示,去年11月他到日本東京大學攻讀公共行政博士學位,今年1月6日返回香港準備完成一宗案件的社服令,他表示,在香港國際機場辦理入境手續時,有留意有沒有可疑人物在場監視,當時未有發現,警方後來在他接受隔離檢疫的酒店拍門將他拘捕。
區諾軒坦言有心理準備返回香港可能會被捕,但是警方指控他涉嫌顛覆國家政權,他當時感到十分荒謬,他重申協調民主派初選目的,是處理民主派內部矛盾,與挑戰政權無關。
區諾軒說:“我覺得從政這麼久,我不是說不對自己所有的言論負責,但是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人,我真的從來沒有半點是說我顛覆國家政權,有點像你是不是做戲呢﹖玩嗎﹖因為真的很荒謬,你說我顛覆國家政權,我哪裡顛覆你國家政權呢﹖”
區諾軒表示,1-06國安法大搜捕之前,他已經有多宗案件在身,但是他表明不會選擇流亡,他仍然願意為香港貢獻自己的力量,亦有入獄的心理準備。
區諾軒說:“流亡是一些人的選擇,但至少不會是我的選擇,因為我相信我如果能夠在香港貢獻到自己的話,我都希望為香港貢獻,而當你說你走了這樣你就等如同這裡切斷了,就像練乙錚之前寫一篇文章,他說通常流亡了的人都不知道過不過得了一代,即是香港當然我回來都會有些苦,我亦都不知道政權會怎樣對待我,可能坐(牢)10年,即是我不敢這樣說,問題是我還走得去哪裡呢﹖”
談及民主派及市民如何繼續走民主路,區諾軒表示,要有心理準備未來幾年不斷會有打壓及清洗,他認為目前最重要是保存好自己,審時度勢,在高壓的社會環境下不必凡事走出來對抗。
區諾軒又表示,就算建制派人士都認同香港不能夠沒有反對派,寄語民主派思考如何重整,在絕望中心存希望,相信如果將來仍然有選舉,民主派會有人出來參選代表市民發聲。
區諾軒說:“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,大家都相信一定程度的自由空間,去給不同的聲音走入議政體系是很重要的,未來你就算那些公職都沒有了,但是我想這些問題會浮現,即是你一個社會太過一元,你是沒辦法做到一個管治的,究竟就算我們有公職也好、沒公職也好,民主派未來是要有一個甚麼綱領去應對,或者甚至是應該要同對面講,香港應該是沒理由好像你現在這個版本,我想大家要重整一下大家那個態勢,即是你令到大家那條路就算多絕望都好,起碼我們如果有心人去做的時候,都有個譜去行(那)條路。”
區諾軒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,國安法之下的香港已經不是用制度維護人權的年代,中國大陸的政治已經引入香港,會將法律條文寫到無限大,北京如果要利用國安法做政治打壓,引入人治的方式管治香港,他預期未來幾年香港會進入一個雙輸的局面。
區諾軒說:“現在已經立了一條無限權力的法,然後香港的人為了領功,他們就做到最盡了,即是民主派初選,能抓那個就抓吧,或者將來又不知道那宗案件,例如DQ(取消)區議員,希望我不要烏鴉口,有甚麼做到最盡我就可以領功,因為我最有效能,但是兩種思維底下,現在出現到香港一個最惡劣的政治現局。”
羅健熙:民主指數未反映香港最新情況
《經濟學人》智庫2月初發表2020年全球民主指數,香港在167國家及地區中,民主程度排第87位,較前一年急跌12位,由有瑕疵民主降格至混合政體,只是比威權政治高一級。報告批評國安法損害香港政治自由及司法獨立,北京已容不下主張自治的政黨。
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星期二(2月9日)出席該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,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,指數並未反映香港最新情況,包括律政司表明第一宗國安法的案件,法庭正式開審時將不設陪審團,加上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保釋上訴案,被終審法院裁定需要繼續還柙,他認為這些情況都會令國際社會對香港的民主法治更失去信心。
羅健熙說:“即是我們每一天香港是不斷向下沉底的,我們如果用民主自由這些去做我們的指標的話,我相信那個指數其實未反映、即是現在80幾位都未反映到真實的情況,當然最近可能緬甸都跌下去,但是我覺得整體而言其實國際社會對於香港的民主自由,其實他們是關注,關注的原因其實當然可能有些是價值觀的原因,另外有些是經濟上的原因,它們覺得香港是一個很穩妥的地方,有好的法制讓它們去留住業務。”
羅健熙表示,除了《經濟學人》的2020年全球民主指數,《金融時報》最近都有一篇報道表示,某些國際大集團都已經不再用香港作為調解中心,以及法例基礎。
羅健熙說:“不再用香港處理它們那些合約糾紛,你問問(律政司司長)鄭若驊,她(上任)一開始的時候打算(香港)做調解中心的,找她做司長的時間,她是調解不知甚麼專家,這個情況其實就是證明了其他國家的人,其實對於香港這個制度是失去了信心。”
羅健熙表示,港區國安法陰霾下,加上民主派自1997年主權移交後首次臨時立法會之後,去年底民主派總辭再次出現立法會沒有民主派議員的局面,他坦言政治形勢前所未有的艱難,不過,他認為從政者在此時刻更應承擔責任,為香港守護民主和自由。
羅健熙又表示,民主黨有7名成員在1-06大搜捕被拘捕,包括6名前立法會議員及一名區議員,暫時沒有任何區議員在大搜捕後退黨,如果今年9月如期舉行立法會選舉,他透露至少有15名黨員包括他自己願意參選。
羅健熙強調,去年民主派舉辦35+初選並沒有錯,民主黨的路線不會因為初選大搜捕而改變現行的路線。
羅健熙說:“我們不覺得這件事情本身是錯的,我們會繼續做,你說還有沒有人敢去再搞初選,或者還有沒有需要去搞初選,是另一個問題來的,但是我覺得現在即使它抓了或者它要拘押都好,我覺得對民主黨的路線上是不會有甚麼影響的,我們仍然是堅持我們走的路,我們講我們要講的說話。”
梁晃維指香港倒退到以言入罪
警方1-06國安法大搜捕被捕人之一、中西區區議員梁晃維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,《經濟學人》智庫最新的民主指數,反映香港的現實,尤其過去一兩年香港的人權自由急速倒退,國安法之下甚至退步到以言入罪,情況與中國無異。
梁晃維說:“而且你現在更加見到有一個趨勢,就是邁向以言入罪,即是包括黎智英又或者剛剛被控告的(網台節目主持)傑斯也好,即是他們純粹都是因為一些言論,沒有一些實際的行動或者行為,都已經是需要成為國安法的被告,這樣的時候其實即是香港今日這樣的情況,其實已經同中國無異,就是大家都隨時會因為講了一些政權唔啱聽(不喜歡)的說話,而面對一個非常之沉重的法律後果。”
梁晃維表示,從政的時候已經有心理準備可能會入獄,他認為香港人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,應該將抗爭融入日常生活,他相信面對壓迫日後會有更多更出色的年輕人願意出來,帶領香港人繼續走民主路。

详情

吴江哪有50吹一次的 Copyright © 2020

洗脚洗三个钟是干嘛了 武汉光谷快餐服务 吴川吉兆湾有鸡叫 下沙景园小区站姐妹 咸宁除了桂花街还有哪里好玩
武汉私人品茶 咸阳怎么找买的学生 先付车费的上门服务是真的吗 乌鲁木齐找姑娘的电话 西宁小桥服务